切换风格

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
回复 0

161

主题

161

帖子

523

积分

季度VIP

Rank: 2

积分
523
梦里不知身是客[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2 01: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梦里不知身是客
      
   
    我所居住的小城,虽然灯火依旧,但在我看来,已不如以前那么美丽。这次离开,我已没有了任何留恋,对这里,我留下的只有记忆,或痛苦,或美好。美好的只是一场梦,而我却无法成为梦的主人,只能做一个在梦外徘徊的看客......
    (一)
    这个海滨小城的市中心,有一个叫做“零点”的咖啡屋,我是那儿的常客。那里的顾客大多是些青年人,他们在那儿释放沉重的心情或学习的压力。“零点”不供应酒类饮料,但偶尔从外面带几瓶啤酒进去,店老板也不会多说什么。在那里你似乎永远不会感觉到孤独和寂寞,因为那里的气氛会让你找不到一丝孤独和寂寞可能存在的因素。年轻的人们,在那里品味着不同口味的冷饮,下棋,打或者唱歌,总之,他们看起来无忧无虑,似乎是在发泄着久违的快乐。有时,空气里也会弥漫着淡淡的伤感,可即使是“伤感”,也是快乐的,并不会轻易地让人想到“愁”。这真是一个童话般温馨的小屋,我想。
    在这里,我结识了很多朋友。思凯和玲子就是在这里认识的。他们是附近的一所职业学校的,学习似乎并不是他们的主业,用一个通俗的说法,他们或许就属于是“社会青年”吧。还有一些嘴里常常喜欢叼着香烟或者棒棒糖的家伙,我曾经对他们是存在不小的偏见的。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和这些我原来所不屑的家伙交往,并不会有太大的坏处,顶多是看待事物的观念会有些冲突,甚至情商会有些失控,但于智商方面并不会有大的影响,所以我也就接受了,而且交往得越来越密。
    有时,他们会拉着我陪他们下棋、打或者玩电脑游戏。当然,所有这些都是我所乐意的事情。在假期里,除了写点东西,这些便是我最大的乐趣。无论是下棋、打还是玩电脑游戏,都是需要智谋的,胜利并不会是件简单的事   在众多电脑游戏当中,我最喜欢一款叫做“实况足球”的游戏。我很痴迷用中国队把巴西队踢成十比零的感觉。虽然这是虚幻的,但我似乎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享受中国足球了,而现实中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在自己的球门前杀瓜切菜。对中国足球的感情或许就跟爱情一样,爱得越深,被伤害得也就越深。
    思凯和玲子,是我在这种游戏中的两个对手,他们都只有十九岁。玲子长发飘飘,样子很机灵,大大的眼睛里流露着不羁。至于思凯,个子不高,头发却挺长的,很像个艺术家。他们两个在一起,让人觉得像童话一般的美。这种美,让我无法从年龄的角度或者从学业的立场去谴责他们什么。也许我本就不该去谴责他们什么,更没有资格去谴责他们。
    他们和我“踢球”,通常是两个对我一个,他们一般都会选世界冠军巴西队和我嘶杀,而我永远都只使用自己所唯一忠爱的中国队。可他们从来都没赢过我,他们只懂得向前进攻,却不懂得退后防守。他们的游戏风格既是如此,我猜想,他们的生活作风大概也一样吧。所以我常常为他们担忧。有时,他们会因为意见不统一,而把手绞在一起,然后引来一场打情骂俏性质的争吵。这会让我想起很多事、很多人,尤其是静仪,这个曾经给过我无数快乐和幻想然后又把一切从我生命里抽离的人。而现在,我只能在思凯和玲子面前倾诉着关于她的种种记忆。
    我玩“实况足球”的时候很冷酷,即使大比分领先,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直至把对手的球门打成“筛子”。这种冷酷是静仪的身上得到的“启示”。是她教会了我进攻,把游戏当作一种智慧的摩擦,计谋的碰撞。而在生活中,她也一样冷酷。她把“爱”看得很淡,她说她不相信爱,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爱,所谓“爱”只不过是人们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设置的虚伪的外衣,因此,她能够很漠然地对待被给予的爱。她的这种冷酷我能理解,但我不能接受。我始终坚持“真爱可以战胜冷酷”,可至今都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表明我的坚持是对的,但我不会改变信念…..
    我跟他们说了这些后,思凯和玲子似乎也若有所思,原来他们也不仅仅只会盲目快乐。
    “你爱她吗?”思凯突然发问。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难住了。“也许是吧,很难说清楚”我含糊地回答。很奇怪,有些事情并不受思维的控制,有时甚至总想着要回避这样的话题。
    “那你一定很痛苦吧?”
    (二)  
    提到痛苦,我感到很惊愕。我从来没想过我是否痛苦。或许我曾经真的痛苦过,但现在似乎已离我很远了。即使曾经痛苦,那也是短暂的,而更多的时候是生活在快乐和荣耀的光环里。我曾想过要快乐的通向我的梦想天堂。我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是的,那个时代的我疯狂地迷恋着写作,而静仪也经常陶醉于我的华丽的辞藻,那段时间的生活就像是世界上最优美的旋律。
    那时的我经常在各种杂志上发表一些文章,也曾因此在同学之间着实风光了一把。我发表的第一件作品是一篇散文《脆弱的夜》,这是在当地的一刊较有名气的杂志上发表的。也正是通过这篇散文,我认识了静仪。
    那是在一个盛夏的中午,我在图书馆里看书。由于人多座位少,空着的座位已经不多了,而我旁边的座位却是空的。于是,一个女生夹着一本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坐到了我旁边的空位置上。她就是霞,静仪的朋友。
    “嗨,你好啊!”霞微笑着向我问好。
    “恩,你好。”
    我和霞就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了。我们谈了很多,从鲁迅到朱自清,再由韩寒到郭敬明,似乎我们的话题总是围绕着文学展开的。最后,我们谈到了最近频繁的被各个杂志转载的《脆弱的夜》,当霞得知我就是那篇文章的作者时,已是惊叹不已……
    就这样,我和霞渐渐的开始熟悉,直到最后成为“死党”。
    又是在一个中午,还是在图书馆,也是那张桌子,霞又一次坐在了我的旁边,不过这次多了一个人,她就是后来扰乱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的静仪。静仪扎着一束马尾辫,鼻梁上架一副眼镜,显得格外精神。她举止优雅,乖巧可爱,是小鸟依人的那种,也是我所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可称之为完美的女孩之一。
    从认识了静仪以后,我的生活便不再平静。
    静仪和我有着很多相同点,都热爱文学,对写作充满兴趣,也都疯狂地喜欢足球。她最崇拜的球星是齐达内,因而她喜爱的球队是法国队,而我只喜欢孙继海、喜欢邵佳一,只喜欢中国队,尽管一次次被它伤透了心。我经常会在静仪面前高谈阔论,有时甚至会不着边际地胡扯,会把一场足球比赛的结果和拿破仑战争联系起来。当然,也有严肃的时候,比如说谈到“郑国渠是怎样修成的”“屈原为什么会死”等等。
    就这样,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静仪了。越是如此,越觉得害怕,害怕她突然从我身边消失。我们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但谁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都还是跟一般的同学一样闹在一起,“疯”在一起。其实,我们心里都很清楚,只是不愿意面对。
    后来,我们在一起由聊天换成了玩游戏,玩的当然是“实况足球”。静仪的游戏技术很高,甚至超过了我。但她的锏却只有两个字   静仪一心想上一所好一点的大学,于是在高中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候,选择了离开,去了一座大城市,她说那里更适合她的发展。临别时,她递给我一本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说是留作纪念。我说我们之间不需要“纪念”,但她只是笑,没有回答,我似乎意识道了什么。果然,她走后就把手机号码换了,我们也就从此失去了联系。而那本书,后来也不知道沉寂在哪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了。
    静仪,一个给了我快乐然后有把它们全部否定的人。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去形容她,只知道是她打扰了我平静的生活。她给过我许多美丽的幻想,然后又亲手把我的这些由幻想构制的蓝图无情地打碎……
    (三)
    听了我的故事,思凯好象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他对玲子更是关心得无微不至。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思凯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语气严肃地说,他在“零点”给玲子准备了一个生日party,如果我们是朋友就一定要去。
    我笑了,想着那个喜欢叼着烟,低头拨弄几根头发的男孩,似乎看到了他对爱的认真。但认真是否就意味着安全呢?还是只是因为一时的白癜风专病专治感情冲动而产生了对爱情信一般的虔诚?要真是那样,一件小小北京治白癜风专业的医院的意外,就会把这爱情的花瓶摔得粉身碎骨。那是件很可怕的事。
    也许我有些神经质,我信不过他们   走进零点,眼前的景象让我有点吃惊。和往常一样,年轻的人们在做着各自的事情,或喝着冷饮,或抽着烟。这和我原以为的景象大相径庭。思凯招呼我坐到他的对面,然后拿出饮料,不,这次换成了啤酒。我打开瓶盖准备喝,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灯都灭了,都“啊”了一声之后,四下里响起一片划火材的声响,每个桌上都不可思议地亮起了烛光。所有的人都笑者、喊着,脸上写满了快乐和温馨。尤其是玲子,我分明看到了她的眼里擎着幸福的泪。
    气氛突然间变得很静,很恬。这些释放着青春的年轻人,个个都是制造浪漫的高手,他们可以在不经意间把一切安排的不露声色,却又井井有条。身处在这样的浪漫氛围当中,我也情不自禁的对爱情无限向往起来盖百霖在哪些店出售。即使只有一个瞬间,也是值得永远珍藏的,能拥有这一瞬间的美丽,也应该知足了。
    看着思凯和玲子写满幸福的笑脸,我心底的某个地方似乎在微微颤动着,好象有怎样久远的记忆又一次浮现出来。
    那天晚上的气氛很热烈,也很感人。处在那样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快乐当中,我不知道我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流泪。
    (四)
    春天的傍晚,常常有大群大群的不知名的鸟儿在天空中漫无目的地飞。它们有时会排列着一定的图案一齐向西飞去,然后突然一个急转,又飞了回来。它们在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直到黑夜渐渐把光明埋没,也就没了踪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萝莉番号   

GMT+8, 2018-9-25 20:38 , Processed in 1.22779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