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著名画家霍华德·霍奇金去世:向这位色彩大师告别

2017年03月17日 10:27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郭怡文 参与互动

2008年,《Home, Home on the Range》展出在伦敦高古轩画廊,霍华德·霍奇金在作品前方拍了这张照片。图片来源:The Independe/Rex shutterstock
2008年,《Home, Home on the Range》展出在伦敦高古轩画廊,霍华德·霍奇金在作品前方拍了这张照片。

图源:The Independe/Rex shutterstock

    霍华德·霍奇金(Howard Hodgkin):著名的画家、版画家。1932年生于伦敦,1949-1954年求学于坎伯维尔艺术学校和巴斯艺术学院,1985年获透纳艺术奖,1992年被授予勋爵。被公认为当今英国艺术界最重要的人物之一。3月9日于伦敦去世。

    霍华德·霍奇金是两性与死亡方面的艺术家。与同时代英国现代画家弗朗西斯·培根、卢西恩·弗洛伊德与大卫·霍克尼等人一样,他反对抽象艺术的朴素,而是把人类本身置于他的世界中心,包括人类的欲望与痛苦。

    与上述三人不同的是,霍奇金的方式充满诗意,间接含蓄,可能会有人肤浅地误以为这就是他本人极力反对那种的“抽象艺术”。因此,霍奇金成为了一名奇怪难懂却又受到画家崇拜的艺术家,他也不怎么理会由可笑的媒体所评出的“英国在世的最伟大艺术家”名单。

    然而,他的确是最伟大的画家,他当之无愧。他那些原始大胆的颜色,在诗性与粗野之间危险游走,这让笔者想到托马斯·庚斯博罗(Thomas Gainsborough)笔下潮湿的风筝和丝绸裙子,特纳笔下的艳阳,还有威廉·布莱克笔下的风景。如果你把霍奇金的作品挂在这些伟大艺术家作品的旁边,他的作品丝毫不会逊色。你同样可以把这些作品与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和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等当代画家的作品挂在一起。

现代生活之梦。霍华德·霍奇金的作品《Going to America》(1999)。图片来源:Rebecca Lupton/霍华德·霍奇金
现代生活之梦。霍华德·霍奇金的作品《Going to America》(1999)。

图源:Rebecca Lupton/霍华德·霍奇金

    霍奇金在自己画作中的表达是尝试性的,有一些不易察觉的坦白成分。他通过明艳的色彩作画,这种方式揭露事实,却又给事实蒙上了“面纱”。“面纱”一词很准确:他对作品的处理是非常感性的,甚至是情色的,以至于那些色彩就像微风中半透明的薄纱。在他的作品《Love Letter》中,柔粉色的掠影被黑色污点盖住,由一个蓝色的椭圆框住,就像被记忆掩盖。这幅作品创作于1988年,是一封带着眼泪的情书,粉色的皮肤代表激情,而灰白则是悲伤。

    如果说这中绘画方式看上去很做作或者过于雅致,那么为什么不直接点?霍奇金选择这种方式是因为情绪和记忆都并不简单。我们的过去只有我们自己知道,那是透过时间的层次,而霍奇金则代表了色彩的层次。被遗忘的太多,又再次浮现。对于充满着强烈而又未知情感的霍奇金而言,这种记忆就像色彩的爆发。这就是他绘画的方式。

早期作品。《Anthony Hill》和《Gillian Wise》(1964-1966)。图片来源:Rebecca Lupton/霍华德·霍奇金
早期作品。《Anthony Hill》和《Gillian Wise》(1964-1966)。

图源:Rebecca Lupton/霍华德·霍奇金

    《In Paris With You》(1995-1996)用了红色,就像内心的激情之火。粉色、白色和蓝色的彩带暗示着酒店房间的装饰,黑色和橙色的条纹又将过去的这一幕框了起来。这就像艺术家脑海里的照片,模糊、朦胧、令人感动。

    1991年,霍奇金与小说家兼评论家苏珊·桑塔格合作,对艾滋危机做出微妙的回应,画了6幅新作品,阐述了她的故事《我们生活的方式(The Way We Live Now)》。这些作品有力地揭示了人性,目的性强,可以被视为对含蓄诗意的一种维护。霍奇金的画作总是与爱和失去有关,艾滋使得这两个主题与政治相关联。然而,简单的图画和原始的语言一样,无法传达那些情绪。诗歌才能给情感正名。而霍奇金是颜色的诗人。也难怪他还受到诗人们的喜爱:谢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就是他的粉丝之一。

    在给《The Way We Live Now》绘制插图时,他花了比较久的时间才受到欣赏。他的方式并不时尚,看上去也有点过时。他的一开始是一名流行艺术家,而比起1980年代他开始创作的作品,1960年代作品看上去则不那么成熟自信,80年代的作品使用了更多自由、鲜艳、狂热的色彩。

    他在威尼斯双年展英国馆的展览和90年代中期的作品回顾展为他的现代生活之梦赢得了广泛认可。然而,他的作品才刚刚被人们所理解,艺术时尚界就开始反对绘画。霍奇金再次变得不够时尚。我怀疑他是否会感到开心。他是一个偏爱反常状态的艺术家,并不希望身处任何所谓“潮流”之中。

霍华德·霍奇金的《Swimming》,同时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海报之一。图片来源:2012年伦敦奥运会/PA
    霍华德·霍奇金的《Swimming》,同时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海报之一。

图源:2012年伦敦奥运会

    我第一次采访他时,问他是否认为自己是一名“现代艺术家”,他对这一说法感到震惊。他有自己的观点。他的色彩所创造出的共鸣就像约翰·康斯太勃尔(John Constable)的研究一样。我正在浏览霍奇金作品目录,就像多雨春天的某个清晨在草地上散步。

    霍奇金是一名现代艺术家。他是拿着画笔的普鲁斯特,他的作品唤起观众的情感,在任何地方、与任何人交流,因为我们全都生活在色彩之中。在写这篇文章时,霍奇金1999年开始创作的作品《End of the Day》就摆在笔者眼前。阳光灿烂的天空,明晃晃的田野,这幅作品是残忍悲伤的永别,与那些未知的人或事永别,只有色彩大师霍奇金才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

    马蒂斯会幻想特纳生活在维多利亚时期的地下室,每周只打开一次百叶窗,来参拜他心中的神:太阳。霍奇金的工作室在伦敦市中心,距离大英博物馆仅一步之遥,工作室有一个巨大的天窗,英国的每一个阴天之间有什么细微差别,在这里都能够看得到。你能够感受到这个城市内心隐藏着什么。在那里,有着现代版特纳,或者说,如果你能看到一个更“现代”的特纳,继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之后绘画界最优秀的色彩大师。

    夕阳西下,天空变成了火红色。草地闪着绿光,融入了过去的记忆。一天结束了,而记忆才刚刚开始。

Rain 1984-1989
Rain 1984-1989

love song
love song

For Bernard Jacobson 1979
For Bernard Jacobson 1979

A Henry Moore at the Bottom of the Garden,1975-77
A Henry Moore at the Bottom of the Garden,1975-77


责任编辑:王璨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中华时报中文网保持中立

用户名: 密 码:  

版权所有@中华时报传媒集团 责任声明 联系我们 记者查询
大陆热线:18903072514 香港热线:+852 56648468  投稿邮箱:nsj168@yeah.net 投诉邮箱:hkctct@gmail.com